来赴主的筵席

主耶稣被出卖的那一夜,拿起饼来,祝谢了,就擘开,说,这是我的身体,为你们舍的,你们要如此行,为的是记念我。饭后,也照样拿起杯来,说,这杯是用我的血所立的新约,你们每逢喝的时候,要如此行,为的是记念我。你们每逢吃这饼,喝这杯,是宣告主的死,直等到祂来。(林前十一23下~26)

主亲自设立了祂的筵席,以宣告祂借着死和复活成了我们的生命和生命的供应,并将我们作成祂身体上的肢体(林前十一26,西三4,约六57,弗五30)。这筵席每周提醒我们:我们最基本的需要乃是接受基督的身位和工作,由桌上的饼和酒所表征。有分于主的筵席是一个极大的权利,但并非毫无条件,如保罗所写:

所以无论何人,不配的吃主的饼,喝主的杯,就是得罪主的身体和主的血了。人应当察验自己,然后吃这饼,喝这杯。因为那吃喝的,若不分辨那身体,就是给自己吃喝审判了。(林前十一27~29)

我们要明白保罗的警告,就必须回答三个问题:什么是不配的吃主的饼、喝主的杯?什么是察验自己?什么是分辨那身体?

当我们看见〝不配〞这词时,第一个想到的可能是我们不配,在生活和对主的事奉上有所欠缺,虽然这并没有错,却不是这里的意思。倪柝声弟兄解释了这里的〝不配〞是什么意思,他说:〝吃的时候,最要紧的是配。这不是说人配不配,而是说态度配不配〞(倪柝声文集,第三辑第二册,初信造就(上),英271页,参哥林多前书生命读经,英485页)。因此不配的吃主的筵席,不是说我们这人在主面前配不配,而是我们以何种方式有分祂的筵席。

我们来有分主的筵席时,所该有的态度必须是〝察验自己〞。这样的察验不是反省自己的属灵光景。倪弟兄写道:〝这一节的省察并不是我们基督徒在追求圣洁中的省察,乃是说我们来到主前,吃饼、喝杯的时候〞(倪柝声文集,第一辑第九册,复兴报(卷二),英219页)。他接着说:〝这里的自省是问我们来到主的桌子前是不是为着记念主,并没有叫我们回转到自己里面去看自己有什么错误,好追求在灵性中的进步〞(英219页)。 因此,察验自己就是察验我们对主的筵席所代表的意义,有怎样的认识和态度。

那么,什么使一个人不配吃主的筵席?就是不分辨主的身体。桌上的饼是一个表记,包含两面的意义。它表征主物质的身体在十字架上为我们裂开,使祂能作为生命的粮,将自己分赐到我们里面(约六35,48)。这饼也指明主奥秘的身体,由所有有分基督并进入祂独一交通的人所组成,这交通乃是基督身体上每一个肢体所共同有分的(林前十16~17,一9)。

保罗责备在哥林多的圣徒,因为许多人轻率、松散的吃主的筵席,并且不顾到彼此(十20~22)。一面,他们没有尊重这位为他们舍了自己的基督,将祂的桌子看为平常。另一面,他们羞辱身体上其他的肢体。我们若思想整卷书信的内容,就会看见哥林多召会里的风波——如分裂、不道德和争讼(十一18,五1,六6)——其背后的原因乃是缺乏彼此相顾。就连他们的属灵追求也是以己为中心(十四4,12)。这就是为什么十二至十四章说到神将这身体调和在一起,好叫肢体彼此同样相顾(十二24~25);爱是极超越的路(十二31~十三13);以及彼此建造(十四3~5,12,26)。

很多时候,当我们说到在主的筵席上分辨那身体时,指的是我们必须分辨所擘的饼是不是代表整个基督身体的交通,而非某一宗派的交通。然而,我们也必须知道,就算是在一个真正的地方召会里,我们仍有可能是分裂的。李弟兄教导我们,我们赴主的筵席时必须记住两个词——记念(十一24)和交通(十16)。我们记念主,并与彼此有交通(经历基督作生命,英47~49页)。分辨那身体的意思就是同时顾到这两方面。因此,李弟兄告诉我们:

为着你自己,也必须察验你是不是分门别类的。如果你和任何一位圣徒有问题,就不该擘饼,直到你彻底对付了为止。那些经文的上下文显示,我们必须谨防任何的分裂。如果那个桌子在见证上是分裂的,或者你自己与圣徒的关系是分裂的,你就不可擘饼。如果没有分裂的事,那就是说,如果桌子是合一的桌子,而且你与身体上的任何肢体都没有问题,这时候你就可以自由吃喝了。(生命信息〔一〕,英309310页)

我们必须记住,我们无论与哪一个圣徒有难处,基督都为他死了,将他买回归于祂自己,就如我们一样。基督如何接纳了他,我们也必须照样接纳他(罗十五7)。我们不能有所拣选。

林前十一章二十九节说到分辨那身体,含示我们需要领悟,主筵席上的饼表征基督的整个身体。我们来摸这饼时,如果与另一个肢体有难处,即使是里面的难处,也是没有分辨这身体。要分辨这身体,我们必须放下我们里面与人的难处,或者不要擘饼。不然,我们有分于这饼就是虚假的表演,因为其实我们不是一。(李常受文集,1978年第二册,英97页。)

我们与弟兄有问题时若吃饼,就是没有分辨那身体。这对我们众人该是清楚的警告,我们若批评弟兄,然后有分于饼,我们就没有分辨那身体,我们若分辨那身体,首先会清理我们与弟兄之间的情况。倘若批评只在我们的思想里,我们可以向主认罪,求祂遮盖、赦免并洁净我们。我们赴主的筵席时,必须与身体其他肢体没有问题。这就是分辨那身体的意思。(李常受文集,1977年第二册,英65页。)

处理弟兄中间的难处不是件小事,从主在马太福音这卷论到国度的书里所说的话就可看出。马太福音五章二十三至二十四节说,〝所以你在祭坛前献礼物,若想起你的弟兄向你怀怨,就要把礼物留在坛前,先去与你的弟兄和好,然后来献礼物〞。只要我们觉得自己和别的弟兄有难处,我们所献给神的礼物就无法蒙悦纳。不仅如此,主在马太福音十八章二十三至三十五节讲了一个比喻,一个君王要与他的奴仆算账。一个奴仆欠了一万他连得银子,主人免了他的债,他却去把另一个欠他一百银币的奴仆下在监里。主人问他,〝你岂不应当怜悯和你同作奴仆的,像我怜悯你么?〞接着主就下令惩罚这个不饶恕人的奴仆。在比喻的末了,主说,〝你们各人若不从心里赦免你的弟兄,我天父也要这样待你们了〞(35节)。这给我们看见向其他信徒怀怨是何等严重的事。一面,我们必须向所得罪的人寻求赦免;另一面,我们必须从心里赦免别人

在一个经历过风波的召会里,尤其需要寻求并操练赦免,因为风波时常有得罪人的事发生。在这样的环境里,我们需要到主面前,毫无保留地向祂敞开,绝对顺服祂内里的引导。虽然只有主能医治这种满了得罪的情形,但是借着向祂并向我们得罪的人认罪悔改,赦免那些得罪我们的人,并寻求与其他肢体和好,我们与祂合作会给祂立场来作这事。

罗马书十二章十八节给我们平衡的话,〝若是可能,总要尽力与众人和睦〞。李弟兄解释:

我们需要与别人和睦,且要尽力这样作。有时我们不能与众人和睦,因为对方不愿意过和睦的生活。若是如此,我们就不能作什么。这就是保罗说,“若是可能,”总要尽力与众人和睦的原因。我们应该尽全力与每一个人和睦。(真理课程——四级卷三,英84页。)

主的筵席应当每周提醒我们要保守一。保守一对主祝福祂的恢复是极其紧要的。膏油,主如同甘露般的恩典,以及神所命定的生命之福,都在于一(诗一三三)。以弗所书四章十六节基督的身体在爱里借着彼此供应建造起来,在于三节的保守一。一周过一周,我们应当在主的桌子前尊重主,分辨这身体,一面记念祂这位元首,一面顾到祂的召会,就是祂的身体,由所有圣徒所组成,作为祂工作的结果。若是主恢复里的圣徒们都能留意这事,并且殷勤实行,我们在主的筵席上和在召会生活里对主的享受就会大大提高,祂在我们中间的建造工作也会大有进展。 愿主如此带领我们。